首頁  /  觀點  /  文章  /  正文

Grove: 面對環境變遷,全球規劃迫在眉睫

SASAKI 2019-06-26 來源:景觀中國網
原創
專家認為,全球農作物產量到本世紀末將大幅下降五成,遑論屆時人口還在膨脹當中。因此,任何忽視可持續農業的規劃方案都不可取。


此博客文章由Sasaki董事 Michael Grove, ASLA撰寫,原載于城市土地學會(Urban Land Institute,簡稱ULI)官方網站及麻州周報《Banker & Tradesman》之社論對頁版。

在我的景觀設計和規劃職業生涯中,我從來都是一名樂觀主義者。規劃在本質上是具前瞻性的,每當拿起紙筆,我總寫下對未來的憧憬和期冀,思考如何將目標與現實巧妙糅合。作為設計師,我們常常把自己看成管理者,深信人類的潛能是解決任何問題的良方——至少我如此認為;可是,如果大家只顧追求烏托邦似的未來,而漠視人類早已泥足深陷的現實,或只談理想主義而不講求實際,甚或過于夢想主導而忽略科學調研數據的重要性,這樣的規劃實在走錯了方向。

美國生物多樣性中心(Center for Biological Diversity)早前指出,到本世紀末,地球上超過一半物種將會滅絕,目前的滅絕率是正常值的一千到一萬倍。因此,任何忽視棲息地和生物多樣性的規劃方案都不可取。

迫在眉睫的物種滅絕危機幾乎全由人類引起,人類活動導致棲息地消失,物種隨之失去家園而滅絕。做設計時,我們慣于看重出來的效果美觀與否,是否符合眾人期望,但場地的生態恢復力往往不是大家第一關心的事。今時今日,如果您的設計方案要求在基地反復進行除草和修枝,只為少數有觀賞價值的植物提供有利條件的話,您等同在消滅重要的昆蟲品種,并對廣域生態系統造成外在干擾。要改變眼前困局幾乎無望,但我們卻不得不拼盡全力。

我們現在正為“成都熊貓之都”定制總體規劃,占地69平方公里的項目基地用作人工圈養繁殖大熊貓,長大后的少年大熊貓預期將被被放歸大自然。事實上,項目的受惠者并非只有熊貓,牠們的棲息地一旦得到保護,全中國三分之一的兩棲類動物、365種鳥類和超過100種哺乳類都能因而受惠。此次規劃并不追求完美,但對保護棲息地的堅定決心有目共睹。

專家認為,全球農作物產量到本世紀末將大幅下降五成,遑論屆時人口還在膨脹當中。因此,任何忽視可持續農業的規劃方案都不可取。

傳統農業將依然是維系人類食物網的重要一環,但值得注意的是,農業在過去一萬多年并沒有太大突破或革新。依我看來,未來農業必須循城市農耕發展。到2050年,在城市居住的人口占全球八成,要減少我們的碳足跡,農地和住所之間必須拉近距離。

我們正在上海設計的“孫橋現代農業實踐區”便是室內閉環農業(closed-loop indoor farming)的示范。為配合城市化進程,中國在過去二十年足足失去了逾12.3萬平方公里的農地,與傳統土耕種植相比,孫橋的水耕系統能把農作品產量提高四十到一百倍,過程更無需利用殺蟲劑或肥料。同樣地,此次規劃并不追求完美,但其影響卻非常深遠。

按聯合國的推算,假如我們不及時發動改變,地球溫度到本世紀末將比今天高出4.3攝氏度,由此升幅造成的氣候影響,更可造成六百萬億美元的經濟損失。因此,任何忽視環境抗災力的規劃方案都不可取。

氣候變化引發的災難離我們不遠,這是我們必須認清的事,也就是說,圍繞抗災力的對話基本上將以人類中心主義為本。雖然生態變化每分每秒在上演,但以人類中心主義為基礎的抗災設計則主張捍衛現狀,并盡量提高現狀的耐久性,盡管現有系統可能存在缺陷。

設想有朝一日人類全面撤離現有的聚居地是不切實際的,身為規劃師的我們有責任把各種潛在影響告訴業主和社會大眾。Sasaki通過 “海平面變化:波士頓”研究項目為規劃行業提供實用導則,進行中的“武漢長江主軸濱水公園”項目更利用頻發的洪澇災害切入設計,啟迪場地營造策略。

我們留給下一代解決的問題縱然不少,但我還是保持一貫樂觀態度。對設計從業者而言,沒有比現在更適合挺身而出、發動改變的時刻了——為社會、為人類、為地球創造長遠福祉,我們無可拖延,更責無旁貸。


版權聲明: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權益請及時聯系,我們將第一時間刪除。

投稿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
聯系電話:010-62747757


打賞
  • 給Ta打個賞

1

發表評論

熱門評論

相關文章

最笨重的动物